89岁的褚时健身体康健着呢|褚时健的烦恼

摘要: 褚橙水果天猫旗舰店、褚橙官方微信发出辟谣声明,褚时健老先生在视频里说今天接到几十个电话,感谢大家的关心。

11-07 23:01 首页 天下网商


褚橙水果天猫旗舰店、褚橙官方微信发出辟谣声明,褚时健老先生在视频里说今天接到几十个电话,感谢大家的关心。


文|网商君


今天,网络上一度传出“褚橙创始人褚时健离世”的消息。褚橙水果天猫旗舰店、褚橙官方微信随即发出辟谣声明,表示此消息纯属造谣,褚时健老人身体健康。


褚橙官方微信同时给出了一段褚时健老先生的视频。在视频里,褚老中气十足,他说今天接到了几十个电话,有老朋友的,有媒体的,问他身体好不好,后来才知道有这个谣言。“哎呀,电话实在是太多了。”褚老同时对关心他的朋友和媒体表示感谢。



褚橙官方微信发布褚老的视频


褚时健70多岁出狱后,与夫人马静芬携手创业,从“烟王”变身“橙王”。他身上的企业家精神,令柳传志、王石等企业家赞叹。


褚时健对电商、对互联网商业也很关注。他希望销售环节可以更有效率,减少中间环节的成本,让消费者都买得起,而且不再买到假橙子。而褚橙在天猫上,也有褚橙水果旗舰店、实建水果专营店、实果纪旗舰店、褚氏新选水果旗舰店等授权店铺。




两年前,《天下网商》曾经专访当时87岁的褚老,刊发封面报道“褚时健的烦恼”。毫无疑问,褚时健是中国最让人尊敬的创业者之一。


褚时健的烦恼

 

87岁的褚时健,最喜欢做的事情还是种橙子。每个星期,他和老伴马静芬都要离开玉溪,去200公里外的哀牢山基地待上两三天。

 

褚时健被称为中国最年长的创业者。70多岁出狱后,他与马静芬携手创业,从“烟王”变身“橙王”。他身上的企业家精神,令柳传志、王石等企业家赞叹。



褚时健与妻子马静芬


2015年7月的一天,《天下网商》记者拜访了褚时健。今年的金秋时节,橙子预计会有喜人收成。褚时健独子褚一斌说,单亩产量可能创下5.5吨的世界新纪录,哀牢山上3000亩果园整体产量也会明显超过往年。比这个更让褚时健开心的是褚一斌这个在外闯荡多年的“游子”两年前终于回到了云南,这让他颇感欣慰。

 

不过,还是有很多事情,让褚时健放心不下。


为什么假“褚橙”那么多?


褚时健的基地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戛洒镇附近的哀牢山一带。新平是褚时健的家乡,他还在戛洒镇做过糖厂厂长。现在,整个新平县都以褚时健为荣。从玉溪驱车,刚进入新平县境,就会看到路旁的大幅广告上写着“褚橙之乡”。

 

“褚橙”实际上是褚时健在哀牢山上种出来的冰糖橙。“褚橙”的商标名是“云冠”,如今名满天下,品质又好,价格比其他冰糖橙贵得多。于是,这两年市场上出现了大量假货。

 

当《天下网商》记者问褚时健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,老先生脱口而出:假货。假货给消费者带来了伤害,也给云冠橙的名声带来了损害。消费者如果买到的是假货,不免会对云冠橙的品质产生怀疑。而褚时健他们把品质得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

去年,在昆明市场上,四川冰糖橙低至每公斤五六元,玉溪冰糖橙“打码”后每公斤十多元,“褚橙”(云冠橙)每公斤超过20元。有经销商加价销售,结果最高时暴涨到每公斤40元。巨大的价差让一些水果经销商踊跃造假。在杭州、福州、乌鲁木齐等多个城市,假橙子同样比比皆是。业内人士估计,去年市场上九成以上的云冠橙都是假的,此种“待遇”足以和茅台酒,以及褚时健当年打造的红塔山香烟相提并论。

 

褚家想过借助行政和法律手段来打假,但举证成本太高。“云冠”商标持有者是云南新平金泰果品有限公司(简称金泰公司)。据云南网报道,身为公司法人代表的褚时健夫人马静芬实在忍不住,有一次亲自跑到昆明打假。工商执法人员和老太太一起到了大观商业城一家水果店,该店明明销售“金冠”牌冰糖橙,却摆放着41个云冠橙包装箱,金泰公司员工曾经观察到这家店口头告知消费者卖的是“褚橙”(云冠橙)。但店主不承认。这次打假不了了之。



 “云冠橙”在市场上很受欢迎


褚家也想过其他办法,包括在每个包装箱上喷码。但是,造假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出多种应对招术:真包装箱装假橙,假包装箱装假橙,真包装箱混装真假橙。

 

无论是真的喷码,还是真的包装箱,都可能被重复使用。褚一斌说,一个喷码,最多的时候竟然被扫描700多次。实际上,假的喷码,假的包装箱,也很容易以假乱真。毕竟,用手机输入编码以后,需要跳转到云冠橙官网验证真假,很少有消费者愿意这么做。

 

类似假橙子泛滥的烦恼,褚时健做“烟王”的时候就遇到过。他说自己对做好产品很有把握,但是对橙子打假和香烟打假都没什么办法。当初在烟厂,每年的打假资金有5个亿之多,但钱花出去了,就是打不下来。

 

褚家一直期盼有什么打假的好招术。阿里巴巴集团“满天星”计划负责人安糖提到,“满天星”可以用于农产品溯源防伪,让每一个橙子都有二维码身份证,消费者通过手机淘宝、支付宝等方便地扫码读取溯源信息和真伪信息。对这些新鲜内容,老爷子很感兴趣,问得也很仔细。比如,是不是每个橙子都可以用上?每个橙子会增加多少成本?

 

当年与假烟作战,褚时健常常有无力感。他去年11月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访时回忆,有次请到国务院打假办工作人员去广西现场,没收造假用的三台机器,县委书记却亲自出来求情,说地方财政也很穷,是不是“让他们整整算了”。

 

与当年打击假烟不一样,褚时健希望借助互联网的力量,赢得这场与假橙子的战争。


为什么认真做事的人那么少?


在王石建议下,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访问教授黄铁鹰团队花了8个月时间,写出一本《褚橙你也学不会》。书中对褚时健如何认真种橙子有详细的记录。

 

褚时健从年少家贫时开始酿酒,到后来制糖、产烟、种橙,每做一个产品都远超同行。柳传志应黄铁鹰之邀撰文总结,褚时健身上有“非同一般“的四点:认真、学习能力强、意志坚定、不教条。此外,老先生注重管理,心中还有对农民兄弟的大爱。华南理工大学教授、新希望六和联席董事长陈春花则将褚时健的经营本质概括为:顾客价值为上、产品力、对价值链的理解、管理效率的释放。“100年前,泰勒创立的科学管理依然适用,重要的是,我们有没有像褚时健那样去行动。“

 

基地有四位作业长,相当于四位“车间主任“。作业长之一王学堂农校出身,跟着褚时健干了十几年。他告诉《天下网商》记者,每次褚老来基地,在办公室根本待不住,都要带着他们在果园里顶着烈日工作,“果园才是他的办公室”。

 

褚一斌提到,2006年他曾经建议褚时健引入外部投资,改变股权结构,让老父亲解脱出来,不那么辛苦。但老爷子当时并未表态。

 

“褚橙”名气响亮以后,一些大学生慕名而来,有人实习之后留下来了,但也有人到山上一看,根本就不愿意吃苦。毕竟,待在基地就意味着远离城市,而且成天泡在山上,泡在果园里。

 

在王学堂看来,褚老首先有战略眼光,比如十几年前承包3000亩果园时,在缺少资金的情况下坚持按照现代化果园的标准来打理,后来还建了化验室。其次是执行力,褚老身体力行地做好管理,做好细节,他的时间观念也非常强,每次开会总是提前到。


褚时健与王石在果园


一方面,褚时健很“抠门”。王石亲眼见过褚时健戴着破草帽,在山上与一个修水泵的人讨价还价,人家开价80元,褚时健执着地还价60元。另一方面,褚时健也很“大方”。褚一斌说,果园遇到的一个大问题是缺水,一些农业企业可能会首先想到去找政府要钱,老父亲却很快决定企业自己追加投入500万,架设引水管道。

 

水的问题解决之后,作业长们非常开心。褚一斌说,橙子每亩产量美国大概2.5吨,中国通常1吨左右,云冠橙可以做到5吨以上,而且品质很好。

 

褚时健说,他和老伴一开始种橙子,只是想找点事情做,“没想到后来越整越多了”。下一步,要扩大种植基地,让更多人吃上好橙子。他们计划在三年之内将基地从3千亩增加到1万多亩,然后在十年之内增加到3万亩。

 

扩张的事情,主要是儿子褚一斌在打理。褚一斌已经在云南保山等地布局新的种植基地。他们想让“云冠”旗下的产品更多更丰富,所以接下来种植的也不仅是橙子,还会有其他水果。《天下网商》记者拜访之后的第二天,褚时健还和老伴马静芬坐了整整一天的车,去保山看新基地。

 

今年52岁的褚一斌,以前在新加坡、香港等地做投资,他感叹自己这两年回来之后痴迷于农业,已经有点“走火入魔”,“以前挣的是快钱,现在挣的是慢钱,但可以睡安稳觉了,感觉心里很踏实”。

 

褚一斌说,基地扩大的进程比较谨慎,“吃的东西,花10年时间你才能积累出口碑。但一天时间就可以被毁掉。”

 

口碑当然离不开品质,云冠橙的做法之一是“人性+工业标准化”。伴随基地扩张的,还有果农培训计划。政府提供一部分资金支持,自己出一部分。褚一斌说,今年打算培训300位果农,要求50岁以下,25岁以上,能读会写,估计能培训出来100多位。培训出来的果农,会像照看孩子一样照看果树,还会科学地种橙子,按照程序和标准来。

 

让褚时健感到不解的是,为什么那么多人做企业不用心,在产品上不认真。“他们太不舍得投入了。”褚时健说。



为什么做企业可以不赚钱?


前阵子,一家大企业的负责人来拜访褚时健,想获得一定销售配额,并表示可以包销,可以提前付款,甚至可以不赚钱。褚时健对不赚钱比较敏感,回了一句:“很多人说我是铜钱眼里荡秋千,我说啊,做企业就要赚钱,可以赚多或者赚少,但是不赚钱的企业,如何承担社会责任?”

 

铜钱眼里荡秋千是当地歇后语,意为往钱眼里看。褚时健显然不是一个只往钱眼里看的人。“老父亲认为,做企业,赚钱生存是根本。”褚一斌说。

 

在哀牢山上,有某家企业种的一大片冰糖橙基地,或许是用心程度不够,几年过去了还没结果子。而这家企业有了农业种植“题材”,已经筹备着上新三板了。

 

褚时健听说,有些公司不赚钱也可以上市,或者上市比较长时间了还不赚钱,这样的事情都让他摇头。他深谙企业发展规律,一家企业需要获得更多低成本的资金,以及更科学透明的管理。快速发展时,上市是一种有效途径,但那些无视企业发展规律的上市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

20年前,褚时健就将一个地方小厂变成一家大型现代化企业集团。王石曾经感慨,那时褚时健一年就创造300亿元税利,万科直到这两年才缴了每年300亿元的税,而且还是20年后的300亿元。

 

种橙子赚钱交税,更加不轻松。和很多创业故事一样,起步阶段尤其艰难,好不容易种出好橙子,又面临销售渠道不畅的问题。马静芬告诉《天下网商》记者,为了打开销路,她自己就去杭州的博览会上叫卖过云冠橙。


褚时健与妻子马静芬、儿子褚一斌


如今,褚时健赚到了钱,让企业生存了下来。这也让他有底气做一些想做的事情,包括给公司的几位作业长每人买一套房子、改造基地水利工程、扩大种植基地等。

 

褚时健也不只关注企业赢利。由于供求关系不平衡,云冠橙在代理经销商环节被层层加价,在有些渠道上,消费者买到时已经是高价。他不想让自己的橙子变成贵族橙。“现在有些代理分销商赚得有点多了,未来果子多了以后,大家可以少赚一点钱,也可以让更多的人吃得上。”

 

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,云冠橙终端销售价格暴涨时,金泰公司甚至专门投放一批“平价橙”到昆明市场,来平抑价格。

 

他还担心,再过几年云南市场上云冠橙的各种模仿和跟风产品会过剩,“到时估计四五十万吨,可能有人卖不出去,赚不到钱。”

 

所以,褚时健惦记上电子商务,惦记上互联网,希望销售环节可以更有效率,减少中间环节的成本,让消费者都买得起,而且不再买到假橙子。

 

褚时健非常关心企业的效率。比如,当听说阿里巴巴3万多名员工,承载全社会零售总额近9%的交易量,他问这是怎么做到的;他也关心企业赚了钱之后怎么花,比如马云怎么做公益。

 

当然,说到做企业,褚时健最关心的,还是有没有认真做产品。“我不聪明,只不过比较认真。”老先生说。



第一现场,最新思想

微信ID:newretailinsider





首页 - 天下网商 的更多文章: